快乐咸鱼每一天。
女孩子是世界的珍宝!!!!

是从某绿色言情小说网逃跑的咕咕。

【魔保育】替罪羊

安藤真琴讨厌白雪。非常讨厌。
这是一个杀戮游戏,尽管深陷其中无法逃脱,她也依旧……令人生厌。
沉浸于“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童话故事,单纯到蠢的无以复加的“公主殿下”,即使奋勇守卫她的骑士已然牺牲也无法醒悟过来。
灾厄玛丽要求她表示出投诚的“诚意”,怕死的机器人一瞬就想到了纯白的魔法少女。
战力不足,胆小怕事,而且被自己所反感。
于情于理都是最佳人选。
一只宰杀过程完全没有风险的,只会哭泣逃避的绵羊。
看呐,她缩在角落里,惊恐的瞪大双眼,恐惧的只会发抖。她或许会发出尖叫,又或许已经吓到无法出声,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心是铁打的刽子手不会因为楚楚可怜的表象而心软,它会毫不留情地斩下绵羊的脑袋,纵使它不过是一只“替罪羊”——她死,或者她死。替罪羊替的不止是罪,还有其罪带来的后果。
而白雪便是M44的“替罪羊”。随心所欲肆意妄为的灾厄玛丽给她扣上了不忠的罪名,而她为了表明自己的忠心,保全自己的性命,唯一的出路是找一只替罪羊,代替自己接受名为“死亡”的刑罚。
若是在这种糟糕的游戏中还要呼喊正义与爱的话,刽子手只会亲手打碎她的幻想,将其拖入深渊。
已经无所谓究竟是所谓部下的职责还是不想死的情感,无一不在催促着早早步入社会的少女:在这个糟糕的游戏里,夺走她的一切。
包括生命。
但也只是这样了,她不会因此家财尽散也不会因此丧尽亲人。
明天也只会有新闻报道又一名女性被害,或又一具尸体被发现,警方正在全力搜索犯罪团伙,而不会有报道被害者家中被洗劫一空的可能。那些“犯罪团伙”大概会一边写着作业或打着工,甚至打着游戏抢着零食看着击杀画面洋洋得意,一边暗暗思考下一个案件的计划,悄咪咪的笑出声来。
而这里就是犯案地点。现在,就是作案时间。
只要她一挥手,一条…或两条鲜活的生命就会瞬间消逝在她眼前。或许对方死后无神的双眼仍是睁得大大的,幽怨又疑惑地瞪着她;或许她会诅咒自己不得好死,最终同样死于他人手中;又或许她会继续哭泣下去,懦弱的本性即使是成为游荡于世间的鬼魂也无法改变。
这又与她何干?终究要考虑的只是快乐与不快乐,这就是最高层次的决定因素,她活着的价值。
她其实不喜欢钱,她享受着赚钱的过程,这总是令人有种充实感;享受着与少数朋友相处的时光,她们待客的甜食点心与游戏;享受着成功忽悠人后的快感,奸计得逞的得意;享受着与流浪汉大叔的交流,给他带去便当,看他们为了生存争分夺秒,约定明天继续……
她珍惜自己的生命,让她再多享受一会儿这个世界吧……
——以对方的性命为条件。
刽子手无声的嘲笑着:看呀,这就是你的朋友!
山羊来了,它奋勇的试图阻止刽子手。但绵羊依旧只是绵羊,它被圈养的太久了,不会逃跑,不会迎战,它只会也只能瑟缩在角落里,颤抖着哭泣着绝望着等待死亡。
黑色少女脖颈被划断的切口光滑而整齐,丝毫不让人怀疑其锋利性。一地的红,若非亲眼所见,难以想象一位娇小的少女体中流动着如此之多的血液。
血溅到白雪脸上的时候是滚烫的,在夜晚的寒风中很快就冷却下来,冰凉的液体令她的心开始发寒。被刺激到了的白色少女转身就跑,M44胜券在握地紧追不舍。
又有什么人到来?又有什么人即将在什么地方,遗失一条脆弱的生命呢?
山羊低下头,弯曲的角从刽子手的心口冒出。
真奇怪呢,喷出来的液体是黑色的,她的心也是黑的吗?
为什么液体又变成红色的了呢?
——她想到了某个约定。

评论
热度(8)
© 闲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