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育成计划/小玉相关】犬吠琦珠的消失

标题只是随手……起名废求谅解…………
————————————————————
“啪”妈妈拧着眉把试卷拍在了桌子上,姐姐像往常一样低着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不敢看妈妈。
28分。就连躲在门后的我也能清楚看见的刺眼的红色分数。怎么说呢,我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从小到大听的最多的就是妈妈对她不成器的叹息和怒吼——她总该有那么一两个优点吧?
“我考了一百分哦!”当我这么笑着把试卷展示给大家看的时候姐姐也总是笑着拍手祝贺我:“真是恭喜呢……”然后被妈妈的一句“小玉你要多学学你弟弟啊”说的低下头。
BAKA嘛这家伙?有时候脑中会蹦出这种疑问。明明是自己都照顾不好一无是处的家伙,却会为别人取得的成就所高兴——果然是BAKA吧?
我就喜欢小玉这样温柔的人哦。奶奶说着摸了摸姐姐的脑袋,姐姐也一脸收到了肯定般的惊喜。嘁,正要出门的我撇了撇嘴,再温柔也只是一个BAKA罢了。
奶奶死了,死因是突发的肺炎。虽然心中总是回忆起奶奶的好,但这并不影响我的正常生活。唯有她在奶奶的遗像前愣愣地看了好久。
放学之后和同学踢了场足球,回来的路上看见她了,那副狼狈的模样让我想起了夏天街上的狗。“喂喂,这是你的姐姐吧?”十分夸张地指着她,这家伙的问话中带着谁都听的出来的嘲讽。
我本不想理他,扭头就要走。但莫名地,一股屈辱感就这么涌了上来,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要否认,事实上我也确实这么做了:“不认识!”“真的吗?她刚才往这边看了哦。”我瞪了他一眼,这家伙也自讨没趣地闭嘴了,看他那副模样明显是故意的。
我为什么会和这种人在一个班级里?心底突然响起了这样的声音,我没去理会。
晚上上厕所的时候隐约看到了不怎么刺眼的白光从她门缝里传出,我咂了咂嘴:就是因为总在搞这些奇怪的玩意儿她才不会被大家看好啊,BAKA。我没有停下脚步。她的门突然被打开,露出了一个黑色的脑袋,看到我之后明显抖了一下:“!啊……啊诺……”“你大晚上的不睡觉在干什么?”我直视着前方,脚步不停,“有这种时间多去看点书啊。”“…对…对不起……”有什么好道歉的?我一点也不理解她在想什么。
最近这几天她一回来就又跑了出去,我甚至看到她再次返回来从书包里翻出了一本书出去。啧,这家伙去干什么了……饭桌上我狐疑地打量着她,她把头低的更低了,脸上的笑容却被我清楚地捕捉进眼里。啧,这家伙………
这家伙一连三天没有回来。
昨天一个棕色短发,头上戴着棕色白边蝴蝶结的女生甚至来我们家询问:“请问犬吠同学…犬吠琦珠同学在吗?”“……那家…姐姐已经两天没回来了。”本就有些憔悴的女生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一样,我有些看不透她的表情。心中突然有一种奇怪的预感:那家伙不会回来了。
她已经回不来了。在此刻我十分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妈妈捂着脸,具体在说什么我已经听不见了,像是蚊子在耳边嗡嗡的飞舞着。照片上姐姐就像往常一样有些腼腆或者说勉强地笑着,强烈的黑白色差让我眼睛一阵刺痛。天地好像在旋转,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仅剩下这张照片清晰准确地、扎进我的眼里。
喂…姐姐…你一定没事的对吧……奇怪…眼泪……
内心猛地涌上一股潮,明明我应该是不在意她的啊…
世界仿佛在扭曲,一切似乎都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了。
“唉……自从小玉死后,他就变成这样了…真是……”门后传来妈妈与阿姨的谈话,我看到她抹了抹眼角,手上抓着带有刺眼的28的试卷。
犬吠琦珠不再是犬吠琦珠,或许她已经成为了相似却又完全不同的人了;又或许,她一直都在……
————————————————————
等、等等,我在写什么啊?????
写完奶奶那段之后整个人开始思维混乱……
觉得最后几段很突兀的,没事,很正常,绢旗我自己都觉得不对【ORZ】……
好了这就是之前提到的小玉相关……【一脸死】
这里是废咸鱼绢旗……请多指教……
诶或者你们喜欢“嗑药丸”这种外号?(谁管你啊)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