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咸鱼每一天。
女孩子是世界的珍宝!!!!

是从某绿色言情小说网逃跑的咕咕。

杨玉环初见公孙离是在一个秋季的午后。
杨玉环抱着琵琶往住所走去,却看见一位少女站在路边痴痴地盯着手中的枫叶,甚至一旁飞速接近的摩托上那位青年慌乱的大喊也没能将她唤回神。
虽然她们素不相识,但玉环也不想看见这位处于花季的少女在之后仅剩下地上的一滩血迹和刺眼的白线。警局什么的,她想自己是不会喜欢去的。玉环几步跨到她附近,一只手抱着琵琶,另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将她拉至自己身边。
“啊!”女孩发出了短短的惊呼,大概是终于回过了神,对着玉环道谢,“一时没有注意,竟然发生了这样的危机。太感谢你了!”她笑的很灿烂,琥珀色的眸子清澈见底,好似闪着光。
杨玉环不禁移开了眼,又觉得这样不太礼貌,僵硬地回复:“…应该的。”
“请问……”她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打断了。
原本飘远了的摩托的轰鸣又逐渐返回来。
太吵了。玉环微微皱起眉头。
红发的青年跳下车,毛毛躁躁地,手就往少女伸去,杨玉环按住他的小臂,开口:“男女授受不亲。”青年愣了一下子,红着脸收回了手,面上急切却又吞吞吐吐地问道:“阿离,你、你没事吧?”
不等被称为“阿离”的少女回话,他又继续道:“怎么俺喊你那么多次你一点反应都没有啊,你可吓坏俺了!”阿离“噗哧”一下笑出来,踮起脚拍了拍青年的头:“没事,虎你就放心吧。”
玉环正打算悄悄离开,却被叫住了。
“请问这位姐姐怎么称呼?我叫公孙离,叫我阿离就好了。”
杨玉环本不想理会她,谁知道那位青年跟吃错药了一样大喊出来:“俺是裴擒虎!刚才的事非常感谢!”引得周围路人都往这瞅。杨玉环抬眼看向裴擒虎,他正炯炯有神地盯着她。
反应倒挺灵敏的。
她缓缓勾起嘴角,温和地回答:“杨玉环。”随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手好酸啊。杨玉环面无表情地想。

*

杨玉环也实在没有想到,这次与她一起表演的舞女竟是公孙离。
少女的眼睛闪闪发亮,溢满了玉环不曾拥有的的活力:“竟然是玉环姐姐负责演奏,阿离好开心啊!”玉环多看了她两眼,笑道:“真有缘。”
这样精神抖擞的女孩差点就因为一时的失神而丧命,却一点也看不出她脸上的后怕或是别的负面情绪。真是奇怪。杨玉环垂下眼眸,对公孙离说:“表演马上开始了,阿离可还需要准备一下?”
舞姬补妆的时间似乎格外漫长,可墙上的挂钟显示时间仅仅只过去了五分钟。
杨玉环在抱着琵琶,轻轻拨弄着琴弦。

公孙离抱着一把粉色的油纸伞上了台。这柄伞配上橘红的服装和嫩黄的发色显得十分和谐。
杨玉环默默开始演奏,手指熟练地拨弄着琴弦,眼神却并不落在琵琶上。公孙离在台上优美的舞姿让观众们赞叹不断,几乎移不开眼——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舞姬略显暴露的着装——人们沉醉的表情另杨玉环感到些许不适。她看向台上起舞的人儿,像是枫叶在空中翩翩飞舞,杨玉环看着,竟一时失了神。
指尖差点没能拨动那根弦,幸亏她及时反应过来,倒没人在意流畅的琴声中那不和谐的一个停顿。
杨玉环觉得心里慢慢地被什么从未有过的东西充实了,她不明白这是什么,她只是将它揉碎了融入琴声中,一点一点、荡漾开来。
叫好声几乎掀破屋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舞姬似乎悄悄向她投来了目光。
“玉环姐姐可是有什么心事?”公孙离一下台便这么问杨玉环。
杨玉环微微睁大眼睛一怔,马上就恢复原样,摇了摇头:“心不会动摇,动摇的,是琴。”
公孙离不说话了,她稍微仰起头注视着杨玉环,一会儿后又低下了脑袋,不知是在看路还是看怀里的伞。
“……倒是你,现在这个时节穿着这身服饰,可还好吗?”
“还好。”其实很冷。舞姬小姐用力抱着油纸伞冻得几乎发抖,试图从中汲取一些不存在的温度,却对杨玉环露出了笑。
那场演出带来的热潮让她们一下子成了名人——准确来说,是公孙离出名了。人们很少去注意那些负责音乐伴奏的人,即便舞姬没了音乐就无法起舞也是如此。
再之后,除了在荧屏前,杨玉环就没再见到过公孙离了。
直到西装革履的男人向她发出了邀请。
她本来想拒绝,却又犹豫了。男人神秘地笑着离开。神使鬼差地,杨玉环搜查了“尧天”的资料,这是一个神秘的团体。成员仅有四人,却都是某个领域大师级别的人物——弈棋的弈星,气合拳的裴擒虎,舞蹈的公孙离,还有…占卜的明世隐。
现代社会占卜几乎就与江湖骗子挂上了勾,偏偏这个明世隐算卦几乎没有出过差错,比某黄姓毒奶解说还稳,慢慢地倒也成了一位神秘的高人。
杨玉环闭上眼,脑内又浮现出那日台下人们的神情,和在台上起舞的少女。

*

尧天的第五位成员引起了社会上极大的波澜,有人认出了她,却是称呼为“替公孙离伴奏的人”。
她并未放在心上,公孙离却很在意。舞姬在某日的午后找上了她,说着说着就开始叹气。
“那些人不懂!不管听多少次,玉环姐姐的琴声都是这么动人,为何阿离就做不到呢?”少女的脸颊鼓鼓的,很快又瘪了回去,有些低落。
杨玉环想起很久以前,有人曾评价她弹的曲子为「带来幸福的琴声」,她却无法体会到这种感受,每每看到人们幸福的神情,心中都是空落落的,什么也没有。
除了那次。只有和公孙离一起演出的那次,好像不太一样。
杨玉环放下诗集,摸了摸公孙离的头发:“阿离的舞蹈也很动人。”公孙离微微红了脸,眼睛却一下子亮起来,带着炫目的光,牢牢吸住了杨玉环的视线。
杨玉环垂下眼眸,关上了房门。
手指不甚熟练地弯曲着打着旋儿,时临初冬却令人感到燥热。
或许其本人没有意识到,但公孙离的舞蹈确实是能给人带来幸福的。

——————————————————————
虎是看出来杨玉环想直接跑路不回答了。
想写又没写的是阿离被杨玉环的琴声吸引后翻出了玉环的所有演出视频,最后被弹奏的人给吸引了这样子的。
她们真好。

2018-11-17
 
评论
热度(4)
© 闲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