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谣

咸鱼咸鱼咸
王者荣耀安卓手Q丶黑鸦,钻五辣鸡,欢迎来浪(ಥ_ಥ)括弧各位请务必带着备注来,我会不定期删好友来着。。

 

【魔保育/泳泳视角】公主殿下没有回头

我不知道这是哪里。
王权说,完整的句子要有人物时间地点事件。但是这条路,应该是路,它一片漆黑……不,不对,这不是路,这是……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我能在上面走动,于是我向前走去。
前面有光。我抬眼望去,那是王权在教导我,优奈儿米奈儿,还有小玉的场面。
"魔法少女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真身!"小玉歪着头明显没听明白,然后被王权狠狠地训斥了。拥有高贵紫发的公主殿下转头,俯视着坐在地上的我:"明白了吗?"明白了。我回答,看着她满意地点头,嘴角带着些许得意的笑容,心底有种奇妙的感觉在雀跃升腾。
其实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是王权的话,所以我把它记在了心里。
然后光消失了。一旁又一道光传来,背景是森林。王权双手环胸,在小玉造出的大坑旁抬起头:"感谢我吧,给你们这种废物找到了工作!你这什么都做不好的家伙也就能做这种事了。现在把森林里的垃圾全倒到这里来!"是王权给我们找到的工作。我默默将这句话埋藏心中。公主殿下回过头来看我,张口说了什么,我还未回忆起来,这道光就从画面的最中心,从王权的脸开始一点一点碎成光点消失。
第三道光,王权正在对白雪使用自己的能力。她是那么的信任我,因而才大胆放心地让我转移candy。但是她不知道,最忠心的部下泳泳是在转移candy,却并非按她的指示来做的_我将白雪几乎可以说是天文数字的candy平分给了除了王权之外名深市包括我在内的其余15位魔法少女。candy的转移有点慢,更何况是这么大一笔数字。公主殿下死盯着白雪,应该是不放心她吧。
但是,最该担心的反而不是明面上的敌人。
结束后,公主殿下带着一丝莫名的疲惫扭头,正对着我,我默默将两个终端递给了她,她随手将属于白雪的那个丢到白色魔法少女面前。
光直接消失了。
我不再驻足停留,继续前行。
不再有光出现,我走到了“路”的尽头。然后,我醒了。
出了些汗,脑袋有点昏,不过不要紧。我提起小玉的寿命换来的不知名但十分尖利的武器,冰凉的触感让我略略收神。我们要去要去讨伐资格最老的魔法少女了。我对自己说。直觉告诉我,这会是场苦战。
我看到了,聊天室里几乎不参与讨论的优雅的音乐家。她似乎毫无防备,向四处张望着大概是欣赏沿途的风景吧。米奈儿变的大石头就在她前方,我们的伏击马上就会开始。
出乎意料,米奈儿死了,没有对音乐家造出任何伤害。小玉杀死了音乐家,救了昏倒的我,我很感激她。但是_
“王权说,魔法少女不能被看见真身。”所以,对不起。我挥刀砍下了她的头,她一脸不可置信_她大概也像王权一样,信任着最可靠的队长泳泳吧。
奇怪,有什么东西从眼里溢出来…是眼泪吗?
法布从音乐家的终端跳出来,叽哩哗啦讲了很多,我把终端捡了起来。回到家,它又在那里喋喋不休地让我干嘛干嘛,我干脆地把终端盖上,继续做作业。压轴题有点奇怪,我不太懂它的意思,下意识想转头问王权,却猛然想起自己已经取代王权成为新的“王权”了。
外面有阵风吹过,几片树叶落了下来,我关上了窗。
等老师讲评吧。我想。
我去约定好的地方见波纹,我想把她收作手下,因为原先的部下们已经全死了,没有手下是不行的。她很快对我发起了进攻,王权说过,对这种人就要打败她让她信服,所以我也马上予以回击。
不知道是不是她算好的又或者是我大意了,我被雷劈中了。全身都伴随着疼痛抽搐起来,我甚至怀疑自己现在和动画里一样全身骨骼一闪一闪地透视出来。
在波纹借这个机会试图拿出什么的那一瞬间,我回到了那个梦中。我站在“路”的尽头,前面,公主殿下正在对小玉,米奈儿和优奈儿进行劈头盖脸的臭骂。奇怪的是,我知道这是在教训她们,却无法听清具体的内容。我想伸手拉拉她的衣角,但是好像有什么东西阻隔了我们一样,无论如何也触碰不到她。
“Ruler,”我试着呼唤眼前高傲的背影,“我已经成为了新的‘ruler’。”
“王权只能有一个。所以……”
“优奈被寒冬牢狱杀了……”
“米奈被音乐家杀死了。小玉杀死了音乐家,我砍下了小玉的头……”
“因为你说过……”
但是,公主殿下没有回头。
到底为什么呢……?在忍者少女的手里剑越来越近时,我这么疑惑着。
————————
在晋江发过的破玩意儿在这里也丢一份上来╮(╯▽╰)╭

  8
评论
热度(8)

© 闲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