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咸鱼每一天。
女孩子是世界的珍宝!!!!

是从某绿色言情小说网逃跑的咕咕。

什么原因我们区第一伽罗会关注我……??

信哥你……??

究竟是先有“拥有魔法资质的少女”然后才有相对应的魔法少女,还是先有“拥有无限可能的魔法少女”后才会产生相对应的普通人类?

世界上的双胞胎姐妹很多,但兴趣爱好甚至性格都几乎一致的就相对少了许多。而其中拥有魔法资质的,就十分稀少了。

小时候啊,几乎连父母都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了。再后来学会了装扮自己,这才开始变得能够被人区分起来。被人叫出去时,是同时被告白的——当然,那人也是被两人同时踹开的。

就连魔法少女的姿态也是如此的相近,差别仅仅在于翅膀与装饰的左右,以及发梢些微的不同。

像是被什么给狠狠撕开,心口传来的撕裂感犹如双胞胎间的心灵感应却又完全不同。

就好像……身体被人从中间劈开,一边静静地躺在地上,另一边却...

为了帮助姬友打到红色的玄·勾不中·策,咱祭出了混分用(划掉)极限飙车晕眩鬼谷子。

看着她比我还低的输出全场最多的人头还有我二十三个助攻一个捡来的击杀,心里那是一个欣慰啊——

顺便一提,捡到人头的时候感慨了一下,全场输出最高的己方诸葛亮还回过两句话↓

XXXX【诸葛亮】:辅助19? (←指助攻

XXXX【诸葛亮】:可怜

XXXX【诸葛亮】:至极

我:……

哼唧╯^╰

@R∅KI

什么我竟然不是第一个给roki搞沙雕图的??

“广播借我一下。”

————
出处是《小绿和小蓝》,感谢提醒❤

看完某位太太的双冰,突然就很想看涩图(bu
然后想起来好像都没怎么看见精灵公主昭,然后……
啊真的,一直觉得原谅公主是受,想看她在床上微微皱着眉抿着唇试图装冷但是脸色带一点红眼角含泪半推半就地假挣扎几下然后说轻一点的样子…………(疯狂暗示太太们)
我这样子是不是不太好。
是不是昨天一口气补完柑橘味香气,看了十二集小女孩啵嘴带来的后遗症……………………

杨玉环初见公孙离是在一个秋季的午后。
杨玉环抱着琵琶往住所走去,却看见一位少女站在路边痴痴地盯着手中的枫叶,甚至一旁飞速接近的摩托上那位青年慌乱的大喊也没能将她唤回神。
虽然她们素不相识,但玉环也不想看见这位处于花季的少女在之后仅剩下地上的一滩血迹和刺眼的白线。警局什么的,她想自己是不会喜欢去的。玉环几步跨到她附近,一只手抱着琵琶,另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将她拉至自己身边。
“啊!”女孩发出了短短的惊呼,大概是终于回过了神,对着玉环道谢,“一时没有注意,竟然发生了这样的危机。太感谢你了!”她笑的很灿烂,琥珀色的眸子清澈见底,好似闪着光。
杨玉环不禁移开了眼,又觉得这样不太礼貌,僵硬地回复:“…应...

艹。
环离我爱了。
想给大家带来幸福而起舞的阿离和用琴声给大家带来了幸福却内心空洞的杨玉环……
哦呼,心动的感觉。
嘿嘿。。

「飘零的姑娘,也有权利去追求幸福啊」
杨玉环:那你接受我的追求吗?

舞姬的眸光流转,在黑夜里尤为勾人心魄。她像撒娇似的,轻柔地勾住身上人的脖子:“再多喜欢阿离一点,可以吗?”
“……好。”玉环听见了自己的回答。

之后,阿离的挑衅语音出现的次数似乎多了起来。
「你有家吗?有温暖的女孩子,在家里等你吗?」
“阿离有哦。”

杨玉环微微弯腰,一个吻便落在阿离脸颊上,随后又缓缓飘远。有什么几乎微不可察地和着弦音而来,被灵敏的兔耳捕捉到了。
公孙离扭头看向她,却只看见大片白色的肌肤。
“太真...

这两天又在循环Betrayal
看着歌词就能想起动画的场景
阳子姐姐和祈之助的声音都好听,超好听,喜欢
总感觉她们能给我力量,感冒了有些提不起劲……
听这首歌,感觉会飘回一六年十月左右刚看这部番的时候
那时候就很喜欢王权了~❤
一直在为部下着想,
王权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呀。

搞这种东西原来这么快乐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沙雕网友,在线沙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快回京都结婚啊。
她们真好。
真好。
(安详)

【少歌/香叶】约定

石动双叶向来是顺着她的青梅的。
从小便知道她的性子,因此小小的石动双叶并没有把溜走的她的行踪告诉师傅和阿姨,独自骑着自行车找到了她。
说着要离家出走的女孩坐在她的自行车后座上,逞强地笑着嘴硬道拿她没辙,却又在下一刻就说出了真心话。
「所以你要多夸我、多支持我,多给我买些点心吃哦」
「你可是我的第一号粉丝」
本该是骄傲的语气,却像撒娇一样令人心软。她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
石动双叶没有回答,却已经做好了决定。
「真没办法,香子就由我来照顾吧。」

为了她,石动双叶做尽了自己能做到的事。
香子希望一起上学的话,她就去特训;香子感觉走路太累的话,她就去学摩托;
香子总是逃跑的话,就由她去寻找。
为了追上她的步伐,她只得努...

是咸鱼。
盐分稳定升高的那种。
愿意和我玩耍的话可以叫我绢旗。
就魔禁那个被腰斩的芙兰达的队友绢旗最爱的那个绢旗。

快乐至上主义者

推荐狂魔注意!!!!

挺佛的,大概。总之是基本不撕的类型……

是杂食党,百合控。
BG也嗑👌,BL也OK👌
最喜欢的是毛绒绒的兽!!!!!!

关于游戏的西皮:
非人学园主要厨白骨精,白鹏白和白玉OK👌。其他人的话什么邪教都可以接受。
D5只接受盲械
啊对了游戏ID的话……
王者【丶黑鸦】
非人【白骨精的小妹】(淡游)
约战ID535196109
平安京……算了。
请务必带备注来,咱会不定期清好友来着。。
老实说我超级想玩魔保育手游的,大概梦里会有吧...

【魔保育/圣少女】魔法少女

岸边飒太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少年,唯一特别的大概是身为男生他却喜欢魔法少女。
但是要说真正特殊的地方,那还有件更离谱的事——他就是魔法少女。
巨龙与大剑,巨R与长腿,男生的心思其实很好猜。
但是当自己变成扛着大剑的巨R龙娘时,岸边飒太懵了。
一边是男孩子心理上的羞耻和羞涩,一边是不可明说的兴奋与欢喜。两种感觉交杂在一起,微妙得让人心痒痒。
因为一款手游变成少女的少年愣愣地望着自己的双手——纤细,但是充满了力量。
他成为魔法少女了。
男孩子也能成为魔法少…女吗……?圣少女问道。
是有这种情况,但是十分稀少。自称法布的黑白布偶说,他是特例之一。
那么身为魔法少女,又有什么工作呢?
不用多说。
毕竟岸边飒太是个魔法少女迷。
*...

突然想到的

身为ALPHA,铠的信息素是烤肉味哒。

花姐当初把他捡回来前,还未消散的魔铠隔绝了信息素的传播,直到人都给拎回大本营了才注意到飘了一路的肉香。

爱喝粥的ALPHA:有点想吐......

毕竟和大家还不熟,铠的身影还是有些孤单。

直到后来,新加入的辣椒味小狼崽子双眼放光,兴奋地左闻闻右嗅嗅,浓郁的烤肉味钻入鼻中,从此和失忆的,寂寞的,吃货的铠亲密无间。

某士兵:百里这几天怎么老做香辣肉丝啊?

和玄策待在一起的铠:总感觉他想咬我一口??

眼冒绿光的玄策:(吸溜)

哥俩好的关系一直持续到某天,玄策半夜饿醒在厨房遇见偷吃的铠,睡糊涂的小脑袋一时没反应过来,在阿铠头发上撒了把孜然.......

【魔保育】替罪羊

安藤真琴讨厌白雪。非常讨厌。
这是一个杀戮游戏,尽管深陷其中无法逃脱,她也依旧……令人生厌。
沉浸于“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童话故事,单纯到蠢的无以复加的“公主殿下”,即使奋勇守卫她的骑士已然牺牲也无法醒悟过来。
灾厄玛丽要求她表示出投诚的“诚意”,怕死的机器人一瞬就想到了纯白的魔法少女。
战力不足,胆小怕事,而且被自己所反感。
于情于理都是最佳人选。
一只宰杀过程完全没有风险的,只会哭泣逃避的绵羊。
看呐,她缩在角落里,惊恐的瞪大双眼,恐惧的只会发抖。她或许会发出尖叫,又或许已经吓到无法出声,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心是铁打的刽子手不会因为楚楚可怜的表象而心软,它会毫不留情地斩下绵羊的脑袋,纵使它不过是一只“替...

魔种茫然地注视着眼前的人。
“你还记得我吗?……应该不记得了吧。”少年努力挤出一抹微笑,“我是孙膑啊。”
“呼噜噜……”魔种的耳朵动了动,怔怔的看着他,从喉咙中发出含糊不清的低吼。
“你还记得我吗?”孙膑垂下眼眸,伸出手,想抚摸魔种的脑袋,却看见他警惕地后退几步,竖瞳里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充满了敌意。
“……”孙膑深吸了口气,抬头看着灰暗的天空,泪水无声滑落。
有什么温软的东西替他抹去了泪珠,孙膑低头,入目的是杂乱的发丝和两只毛茸茸的大耳朵,耳朵上的铜环已然失去了光辉。
魔种直勾勾地盯着他,敌意早已散去,他的神情似是找到了依靠,又像是发现了猎物,矛盾又合理。
“…孙…膑……”魔种用沙哑的嗓音,不甚熟练的,低低...

据某人 @逆子 说是半年前画的,不过我觉得像是她一年前的画风……
管她那么多,反正现在这张是我的啦嘿嘿嘿——

过激芳吹——其实是我

并不会画画这种高级技能:-I

是沉迷园丁小姐姐的某人 @逆子 画der

最后是坐在楼顶抽烟的佣兵小哥

然后很严肃地和她讨论了关于佣兵抽烟被医生拿出来塞给他一根棒棒糖:“抽烟对身体不好!”佣兵:......

然后我被锤惹,嘤

依然是 @逆子 画的

刚给她安利第二天被她“园丁小姐姐好可爱啊啊”洗脑了一上午,下午就收到了这个
画手真可怕

嗯,还带了佣兵小哥哥和医生玩

移动版怎么艾特…… @逆子 画的 
蓝不蓝啊这样艾特

【魔保育】异界大陆脑洞

*人物形象采用魔法少女形态

*就...单纯的脑洞...不一定会拓展...

*“我”为队里常备跑杂人员,与其他队员算是熟悉

*想写队员们表面融洽相处暗地里争风吃醋的场景,没错简而言之还是想表示一下ALL王权的好
---------------------
王权小队是大陆上小有名气的雇佣兵团队。

就像是哪个王国里跑出来公主一样,拿着权杖的是队长王权。
王权是真的集输出的脆皮与辅助的控制为一体,想要干掉她似乎是一件轻轻松松的事?
嘛,上一个这么想的仁兄,尸体已经是连他妹妹都不认识的尺寸了。
别猜了,就是我身后那个粉毛解决的。
紫色的头发与眼眸,高贵的少女正如其名确实很有威信......别瞪我啊,我不看王...

【魔保育/小玉视角】悔

又想起来了......

那个站在面前的高傲身影......

仔细地为生词注音的身影......

为了部下努力寻找candy来源的那个人......

为什么、会答应那个疯狂而偏执的计划呢......

“加入我的队伍吧。”

“这些会吗?”

“给我打起精神来!”

眼睁睁看着她倒在血泊中......

“...为什么...?...”

无能为力。

尸体被拖出寺外,早已失去光彩的双眼从视野里、一点一点远去......

对不起......

血迹不多,却红的刺眼。

对不起......

双子在击掌欢呼,眼泪却从眼眶涌出......

自己,也是罪魁祸首之一啊......

—————...

三♂地♂鼠

刚刚突然从抽屉里翻出来,对还是这家伙 @逆子 画的

性转东皇,可以说是很令人尖叫的了

说起来这家伙还有好多各种意义上的草稿在我这……正面数学计算背面摸鱼什么的真是够了(¬_¬)

【魔保育/泳泳视角】公主殿下没有回头

我不知道这是哪里。
王权说,完整的句子要有人物时间地点事件。但是这条路,应该是路,它一片漆黑……不,不对,这不是路,这是……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我能在上面走动,于是我向前走去。
前面有光。我抬眼望去,那是王权在教导我,优奈儿米奈儿,还有小玉的场面。
"魔法少女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真身!"小玉歪着头明显没听明白,然后被王权狠狠地训斥了。拥有高贵紫发的公主殿下转头,俯视着坐在地上的我:"明白了吗?"明白了。我回答,看着她满意地点头,嘴角带着些许得意的笑容,心底有种奇妙的感觉在雀跃升腾。
其实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是王权的话,所以我把它记在了心里。
然后光消失了。一...

就这位 @逆子 画的
请和我一起吹爆她❤

【魔保育/双子相关】单翼

你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双胞胎妹妹推开自己然后被按住头狠狠砸在墙上却无能为力。
“优奈——!”内心深处的恐惧无法控制地冲出嘴边化作撕心裂肺的叫喊,你感觉眼前的世界在逐渐崩溃。
都是假的。你这么想,事实上你比谁都清楚这一切不是梦。眼前一片暗红的血迹宛如恶魔的爪子紧紧攒住你的心脏,你能感到它奋力地跳动、挣扎着,却是让你喘不过气。
啊,挣扎是为了什么呢。向死而生的人生不会因此改变。
断臂的少女倒下了,你在无头尸体旁痛哭,脑内全是两人共度的美好时光。
一定要活下去。你打开那瓶用自己三年寿命换来的药物,机械般地服用。
杀掉其他人,然后活下去。你变成石头在森林里埋伏那位优雅的音乐家,等待机会一击了结她。其实你对她印象不错...

© 闲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