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咸鱼每一天。
女孩子是世界的珍宝!!!!

是从某绿色言情小说网逃跑的咕咕。

搞这种东西原来这么快乐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沙雕网友,在线沙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快回京都结婚啊。
她们真好。
真好。
(安详)

【少歌/香叶】约定

石动双叶向来是顺着她的青梅的。
从小便知道她的性子,因此小小的石动双叶并没有把溜走的她的行踪告诉师傅和阿姨,独自骑着自行车找到了她。
说着要离家出走的女孩坐在她的自行车后座上,逞强地笑着嘴硬道拿她没辙,却又在下一刻就说出了真心话。
「所以你要多夸我、多支持我,多给我买些点心吃哦」
「你可是我的第一号粉丝」
本该是骄傲的语气,却像撒娇一样令人心软。她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
石动双叶没有回答,却已经做好了决定。
「真没办法,香子就由我来照顾吧。」

为了她,石动双叶做尽了自己能做到的事。
香子希望一起上学的话,她就去特训;香子感觉走路太累的话,她就去学摩托;
香子总是逃跑的话,就由她去寻找。
为了追上她的步伐,她只得努...

是咸鱼。
盐分稳定升高的那种。
愿意和我玩耍的话可以叫我绢旗。
有时候会想自己到底要表达些什么,再想想其实开心就好了,不要在意为妙。

最近在往推荐狂魔进化注意!

评论是第一生产力(大概是从零点五到五这样子,上限是十)。

看的番很多。
在追新番是萌王莉姆露,它真棒,看小说时就喜欢了。

是杂食党。更是百合控。
我英拒绝大三角但是会吃(类似不喜欢吃青椒但是又会把盘子里的吃完这种)。其实BGB个人偏向胜茶胜。
女子组都超可爱!顺便我觉得耳百可以有(。
少女歌剧……她们真好。真好。啊,我死了。
魔保育对白雪无感  拒绝灾厄玛丽(同上,虽然基本不会有)其他全部OK👌
还有好多总之基本都没问题!

关于游...

【魔保育/圣少女】魔法少女

岸边飒太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少年,唯一特别的大概是身为男生他却喜欢魔法少女。
但是要说真正特殊的地方,那还有件更离谱的事——他就是魔法少女。
巨龙与大剑,巨R与长腿,男生的心思其实很好猜。
但是当自己变成扛着大剑的巨R龙娘时,岸边飒太懵了。
一边是男孩子心理上的羞耻和羞涩,一边是不可明说的兴奋与欢喜。两种感觉交杂在一起,微妙得让人心痒痒。
因为一款手游变成少女的少年愣愣地望着自己的双手——纤细,但是充满了力量。
他成为魔法少女了。
男孩子也能成为魔法少…女吗……?圣少女问道。
是有这种情况,但是十分稀少。自称法布的黑白布偶说,他是特例之一。
那么身为魔法少女,又有什么工作呢?
不用多说。
毕竟岸边飒太是个魔法少女迷。
*...

突然想到的

身为ALPHA,铠的信息素是烤肉味哒。

花姐当初把他捡回来前,还未消散的魔铠隔绝了信息素的传播,直到人都给拎回大本营了才注意到飘了一路的肉香。

爱喝粥的ALPHA:有点想吐......

毕竟和大家还不熟,铠的身影还是有些孤单。

直到后来,新加入的辣椒味小狼崽子双眼放光,兴奋地左闻闻右嗅嗅,浓郁的烤肉味钻入鼻中,从此和失忆的,寂寞的,吃货的铠亲密无间。

某士兵:百里这几天怎么老做香辣肉丝啊?

和玄策待在一起的铠:总感觉他想咬我一口??

眼冒绿光的玄策:(吸溜)

哥俩好的关系一直持续到某天,玄策半夜饿醒在厨房遇见偷吃的铠,睡糊涂的小脑袋一时没反应过来,在阿铠头发上撒了把孜然.......

【魔保育】替罪羊

安藤真琴讨厌白雪。非常讨厌。
这是一个杀戮游戏,尽管深陷其中无法逃脱,她也依旧……令人生厌。
沉浸于“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童话故事,单纯到蠢的无以复加的“公主殿下”,即使奋勇守卫她的骑士已然牺牲也无法醒悟过来。
灾厄玛丽要求她表示出投诚的“诚意”,怕死的机器人一瞬就想到了纯白的魔法少女。
战力不足,胆小怕事,而且被自己所反感。
于情于理都是最佳人选。
一只宰杀过程完全没有风险的,只会哭泣逃避的绵羊。
看呐,她缩在角落里,惊恐的瞪大双眼,恐惧的只会发抖。她或许会发出尖叫,又或许已经吓到无法出声,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心是铁打的刽子手不会因为楚楚可怜的表象而心软,它会毫不留情地斩下绵羊的脑袋,纵使它不过是一只“替...

魔种茫然地注视着眼前的人。
“你还记得我吗?……应该不记得了吧。”少年努力挤出一抹微笑,“我是孙膑啊。”
“呼噜噜……”魔种的耳朵动了动,怔怔的看着他,从喉咙中发出含糊不清的低吼。
“你还记得我吗?”孙膑垂下眼眸,伸出手,想抚摸魔种的脑袋,却看见他警惕地后退几步,竖瞳里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充满了敌意。
“……”孙膑深吸了口气,抬头看着灰暗的天空,泪水无声滑落。
有什么温软的东西替他抹去了泪珠,孙膑低头,入目的是杂乱的发丝和两只毛茸茸的大耳朵,耳朵上的铜环已然失去了光辉。
魔种直勾勾地盯着他,敌意早已散去,他的神情似是找到了依靠,又像是发现了猎物,矛盾又合理。
“…孙…膑……”魔种用沙哑的嗓音,不甚熟练的,低低...

据某人 @逆子 说是半年前画的,不过我觉得像是她一年前的画风……
管她那么多,反正现在这张是我的啦嘿嘿嘿——

过激芳吹——其实是我

并不会画画这种高级技能:-I

是沉迷园丁小姐姐的某人 @逆子 画der

最后是坐在楼顶抽烟的佣兵小哥

然后很严肃地和她讨论了关于佣兵抽烟被医生拿出来塞给他一根棒棒糖:“抽烟对身体不好!”佣兵:......

然后我被锤惹,嘤

依然是 @逆子 画的

刚给她安利第二天被她“园丁小姐姐好可爱啊啊”洗脑了一上午,下午就收到了这个
画手真可怕

嗯,还带了佣兵小哥哥和医生玩

移动版怎么艾特…… @逆子 画的 
蓝不蓝啊这样艾特

【魔保育】异界大陆脑洞

*人物形象采用魔法少女形态

*就...单纯的脑洞...不一定会拓展...

*“我”为队里常备跑杂人员,与其他队员算是熟悉

*想写队员们表面融洽相处暗地里争风吃醋的场景,没错简而言之还是想表示一下ALL王权的好
---------------------
王权小队是大陆上小有名气的雇佣兵团队。

就像是哪个王国里跑出来公主一样,拿着权杖的是队长王权。
王权是真的集输出的脆皮与辅助的控制为一体,想要干掉她似乎是一件轻轻松松的事?
嘛,上一个这么想的仁兄,尸体已经是连他妹妹都不认识的尺寸了。
别猜了,就是我身后那个粉毛解决的。
紫色的头发与眼眸,高贵的少女正如其名确实很有威信......别瞪我啊,我不看王...

【魔保育/小玉视角】悔

又想起来了......

那个站在面前的高傲身影......

仔细地为生词注音的身影......

为了部下努力寻找candy来源的那个人......

为什么、会答应那个疯狂而偏执的计划呢......

“加入我的队伍吧。”

“这些会吗?”

“给我打起精神来!”

眼睁睁看着她倒在血泊中......

“...为什么...?...”

无能为力。

尸体被拖出寺外,早已失去光彩的双眼从视野里、一点一点远去......

对不起......

血迹不多,却红的刺眼。

对不起......

双子在击掌欢呼,眼泪却从眼眶涌出......

自己,也是罪魁祸首之一啊......

—————...

三♂地♂鼠

刚刚突然从抽屉里翻出来,对还是这家伙 @逆子 画的

性转东皇,可以说是很令人尖叫的了

说起来这家伙还有好多各种意义上的草稿在我这……正面数学计算背面摸鱼什么的真是够了(¬_¬)

【魔保育/泳泳视角】公主殿下没有回头

我不知道这是哪里。
王权说,完整的句子要有人物时间地点事件。但是这条路,应该是路,它一片漆黑……不,不对,这不是路,这是……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我能在上面走动,于是我向前走去。
前面有光。我抬眼望去,那是王权在教导我,优奈儿米奈儿,还有小玉的场面。
"魔法少女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真身!"小玉歪着头明显没听明白,然后被王权狠狠地训斥了。拥有高贵紫发的公主殿下转头,俯视着坐在地上的我:"明白了吗?"明白了。我回答,看着她满意地点头,嘴角带着些许得意的笑容,心底有种奇妙的感觉在雀跃升腾。
其实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是王权的话,所以我把它记在了心里。
然后光消失了。一...

就这位 @逆子 大佬画的!就是她!
我可以吹爆!

【魔保育/双子相关】单翼

你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双胞胎妹妹推开自己然后被按住头狠狠砸在墙上却无能为力。
“优奈——!”内心深处的恐惧无法控制地冲出嘴边化作撕心裂肺的叫喊,你感觉眼前的世界在逐渐崩溃。
都是假的。你这么想,事实上你比谁都清楚这一切不是梦。眼前一片暗红的血迹宛如恶魔的爪子紧紧攒住你的心脏,你能感到它奋力地跳动、挣扎着,却是让你喘不过气。
啊,挣扎是为了什么呢。向死而生的人生不会因此改变。
断臂的少女倒下了,你在无头尸体旁痛哭,脑内全是两人共度的美好时光。
一定要活下去。你打开那瓶用自己三年寿命换来的药物,机械般地服用。
杀掉其他人,然后活下去。你变成石头在森林里埋伏那位优雅的音乐家,等待机会一击了结她。其实你对她印象不错...

那个啥。。大。。大佬们。。
你们。。产拉菲标枪粮吗(暗中观察)

【我的英雄学院/耳鸣相关】少女心呐~

*可能微崩注意。
*要不是修改了一点简直可以当黑历史。
——————————————————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完全无法集中精神,脑中浮现的都是他的身影。空闲时是这样,做作业时亦是这样,甚至连上课时也心不在焉的,心里想的都是他。他傻笑时的样子,他搭讪时的轻浮,他做作业时的抓狂……满满的都是他,似乎再也装不下任何事物。
视线总是不经意地扫向那抹橘黄,每当看向他时总能听到自己突然增大的心跳声,在他看过来四目相对心脏像是要从胸中蹦出来一样,就算是傻笑都让自己一下说不上话来……
说起来,明明就是隔壁桌,却没有搭讪过我呢。看到上鸣在大街的另一头跟一位女孩交谈,耳郎脑中不自觉的浮现出这个疑问。
这算是喜欢吗?被脑中的...

【魔法少女育成计划/小玉相关】犬吠琦珠的消失

标题只是随手……起名废求谅解…………
————————————————————
“啪”妈妈拧着眉把试卷拍在了桌子上,姐姐像往常一样低着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不敢看妈妈。
28分。就连躲在门后的我也能清楚看见的刺眼的红色分数。怎么说呢,我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从小到大听的最多的就是妈妈对她不成器的叹息和怒吼——她总该有那么一两个优点吧?
“我考了一百分哦!”当我这么笑着把试卷展示给大家看的时候姐姐也总是笑着拍手祝贺我:“真是恭喜呢……”然后被妈妈的一句“小玉你要多学学你弟弟啊”说的低下头。
BAKA嘛这家伙?有时候脑中会蹦出这种疑问。明明是自己都照顾不好一无是处的家伙,却会为别人取得的成就所高兴——果然是BAKA...

【魔法少女育成计划/雫奈】PUREST

在作为普通少女亚柊雫的时候她就知道,羽二重奈奈的性格将会害了她自己。即使如此,亚柊雫还是无法自拔地陷入了对她的爱中。
她知道,就是这种博爱主义一般的性格让她们不顾世人的眼光走在一起;但她不知道,也就是这种几乎不对他人设防的性格让她们最终走向了游戏中BAD END的死亡结局。
她有着十分规律的睡眠习惯,她喜欢在早起的时候给迷迷糊糊的奈奈一个早安吻;她喜欢给迷迷糊糊的奈奈梳头,因此哪怕本身是短发也能娴熟地捻起对方的头发并将其梳理得不再杂乱;她喜欢笑着吃下奈奈所煮的饭菜,不论好坏,仅因为想看到恋人开心的笑颜。
她,亚柊雫,喜欢羽二重奈奈,喜欢羽二重奈奈的一切。因为她是羽二重奈奈,那个让她怦然心动的羽二重奈...

【魔法少女育成计划/ALL王权】完美的公主殿下

看着空无一人的王结寺,泳泳慢慢走到了从前王权站着的位置等待着双子和小玉的到来。她想到了每次见到王权时她的表情,总是一副自信骄傲的样子,就好像没有什么能难倒她一样——这就是她,这就是泳泳心中那个完美的公主殿下。她教会了泳泳很多,每一句泳泳都认真的记在心里——因为这是公主殿下的指示,是那个强大美丽的公主殿下的最高贵的话语。“BAKA!”耳边似乎传来了熟悉的骂声。泳泳几乎是下意识地往旁边看去,头发随着摆头的动作甩到她脸上。依旧是只有她一个人的王结寺,没有看到那个总是早早守在这里的白色身影。
————————————————————
小玉至今不明白为什么泳泳会提出淘汰王权这种完全是背叛的做法。当时她以为有...

【魔法少女育成计划/王权队】‍‍王权‍队的‍欢乐日常

“王权⋯⋯?”依然是变身状态的泳泳略微歪了歪头。
“哼,怎么了?”一身黑的王权回头瞥了一眼泳泳。泳泳原本平静的双眼中似乎闪起了一丝疑惑,但是在王权回问之后才张开嘴发问:“王权⋯⋯为什么⋯要换衣服呢?”
蛤?王权愣了会儿,习惯性的“笨蛋”几乎要脱口而出时一旁的双子和小玉的谈话声传入她耳中:“诶~王权换了身衣服感觉没之前那么盛气凌人了呐~”“嗯嗯,没错没错~姐姐超nice!”“啊⋯⋯嗯⋯⋯是呢⋯⋯”王权只感觉自己头上蹦出了几个#,极力不让自己的表情扭曲冲她们吼道:“闭嘴白痴!去游戏厅可是你们集体提议才勉强同意的如果你们哪怕是被拍下来多出奇怪的传闻也不介意一定要这样去的话我也不管你们!”一口气吼完之后她...

【秀优】姐弟or恋人

随意瞥了一眼桌上振动的手机,木下优子皱着眉头咂了咂嘴:“真是够烦的⋯⋯”已经是这周第八个电话了,顺便一提,今天周二。
“父亲母亲会担心不是当然的吗,这么说可不太好哦。”刚洗完澡的木下秀吉在一旁吹着头发,听到自己姐姐这么说,似是有些无奈的笑笑。
优子自然也知道父母亲的想法,轻哼一声便将自身的重力全压在背后的软软的沙发上不在说话。
自从他们宣布交往后似乎整个世界都轰动了一般,几乎每天都有电话和短信在谴责着他们——从血缘上来讲,他们终究是姐弟。一开始优子还会耐心的一个个接通然后争论一番,到现在她已经不想管这些事了。
其实秀吉是不想闹得人人皆知的,但是优子一句“你在害怕什么?”改变了这种想法。如果这段恋情哪怕...

© 闲谣 | Powered by LOFTER